“高校要发展

2018-06-03 08:58

  如今的喜:告别“千校一面”,“地方队”迎来新机遇

  林文勋说,过去一段时期,我国高校同质化趋势比较严重,“千校一面”制约了高等教育发展,必须支持中西部高校走“有特色、高水平”的道路,走“符合自身特色的发展之路”。

  ——抓特色:多拿“单项冠军”。林文勋认为,地方高校要坚持重点突破,发挥优势特色,集中有限的资源攻下“单项冠军”,“只有积小胜为大胜,才能不断积累建成有特色、高水平大学”。宋宝安也认为,学科建设上要扬长避短,优先对有影响力、有优势的特色学科,予以重点支持,“这也要求我们要做好学科设计、人才培养方案,只有深入了解了地方高校的办学特色和需求,才能充分调动资源,打造有特色的高校”。

  “这意味着我们学校的发展迎来了新机遇,进入了新阶段!”林文勋同样备受鼓舞,他认为,报告中关于高校建设的思路,准确抓住了当前大学发展的关键问题。

  曾经的忧:缺人才、缺经费、缺资源

  全国人大代表、中国工程院院士、贵州大学副校长宋宝安也认为,缺人是中西部高校的一大难题。“贵州大学教师队伍中博士人才占比,和东部地区高校差距比较大。由于对人才吸引力不足,久而久之也影响了科研能力。”

  记者就此采访了来自湖南、四川、云南、贵州等地四所省属高校的校长、副校长,代表委员纷纷畅所欲言。

  新华网北京3月12日电 全国政协委员刘长庚,已不是头一回带着关于地方高水平大学发展的提案上两会了。担任湘潭大学副校长的他,听了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,几天来一直倍感振奋。

  缺资金是另一大难题。“去年成都信息工程大学的生均培养费已经从过去的几千元,提高到现在的1.2万元,但是跟实际需求仍有差距,在全国排名靠后。”全国政协委员、成都信息工程大学副校长贺盛瑜说,在四川省,由于地方财政压力大,难以为省属高校提供更多资金。

  “从985、211,到建设‘双一流’大学,再到明确提出支持中西部建设有特色、高水平大学,表明我们的高等教育自信心越来越强了,理念越来越先进了,这让我们这些高校建设者们,充满信心。”林文勋说。(记者:袁汝婷 白靖利 骆飞 吴光于)

  除了人才、资金等指标,还面临着其他资源缺口。贺盛瑜说,一流学科建设还需要科研资源的倾斜。刘长庚则认为,二四六天天/每期好资料,大到专业设置、人才工程,小到研究所推免指标、博士点评审等,大学“地方队”的发展受到一些限制,空间不足。

  “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了建设‘有特色的高校’,我认为,这正是国家为了实现中西部教育资源公平发展而提出来的。”贺盛瑜说。

  成都信息工程大学是四川一所省属高校,有在校本科生2万余人,研究生1700余人,专任教师1161人,电子信息工程、通信工程等是其特色优势专业。贺盛瑜说,下一步,将进一步推动学校优势学科的发展建设。

  两会声音:大学“地方队”的喜忧盼——四位中西部高校负责人两会访谈录

  未来的盼:抓特色、抓水平、盼公平

  “云南一个省的院士数量,还没有过去一些985高校单个学科的数量多。”全国人大代表、云南大学校长林文勋说,人才匮乏是制约中西部高校发展的主要瓶颈之一,尤其是受到发达地区的吸引,流动性很大,“只要有高水平人才给我打电话,我就很紧张”。

  “只有遵循中央的思路加快发展,才能有效解决问题、突破瓶颈。坐等,解决不了难题。”刘长庚说,大学“地方队”在新的历史机遇下,要努力落实“有特色、高水平”发展思路。

  ——抓水平:融入国家发展大局。为了给贵州省消除贫困、带动脱贫致富提供更多人才、智力支撑,贵州大学围绕乡村振兴战略布局了5个学科:植物保护、生态学、畜牧学、土木工程和农林经济。宋宝安介绍,高校教育要服务于地方社会经济发展需求,只有融入国家发展大局,高水平大学建设才能更有意义。

  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,以经济社会发展需要为导向,优化高等教育结构;支持中西部建设有特色、高水平大学。

  让林文勋最犯愁的资源缺口之一,是高水平科研平台的不足。“国家重点实验室、国家工程实验室这些平台较少建立在西部,平台越好,吸引到的人才越多。”

  “对很多中西部省份而言,省属高校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。地方高水平大学的当地生源可达60%以上,毕业生选择在生源地就业的比例近50%。”刘长庚告诉记者,在一些没有教育部直属高校的地区,比如云南、贵州、青海等,地方高水平大学为当地的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人才与技术,从经济社会的发展需求来看,大学“地方队”发挥着重要作用。

  刘长庚在提案中表示,同为地方普通高校,不同地区生均经费差距也较大,东部地区与中西部地区差万元。与此同时,在学科建设上也同样面临资金差距。

  代表委员们认为,中西部高校面临着大好的发展机遇,同时,发展过程中也曾遇到过诸多问题,例如人才竞争没有优势、缺乏项目和资金、管理机制不顺等。

  ——盼公平:构建更好的外部竞争环境。“高校要发展,就要形成良好外部环境。”刘长庚期盼,建立科学的竞争规则和绩效评价体系,并为地方高水平大学提供适当宽松的办学条件,鼓励因地制宜探索具有区域特色的培养模式。